中医黑们欠中医一声道歉:从非典到新冠,中医证明了自己

中医黑们欠中医一声道歉:从非典到新冠,中医证明了自己

http://www.choushanmi.com 丑山米网 2020年04月07日 20:40 来源:当代营销网

“目前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最新消息是意大利方面还要追加再寄10万盒。”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3月23日在武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提到这组数据令许多中医药人士振奋,被视为中医药走向国际化的新证据。

 

中医药在国内抗疫一线广泛应用,一场新冠疫情,全球一体,我国在向其他国家分享抗疫经验时必然离不开中医药,援助后再追加的消息真的意味着走出国门的中医药已经得到国外民众的认可,相关中成药企业甚至可以借此打开国外市场吗?

中医药从国内抗疫走向国外

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人们对其知之甚少,在武汉疫情早期,面临着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疫苗的尴尬局面。1月27日,大年初三,张伯礼作为中医医疗救治专家抵达武汉,之后提出将中医药治疗引入新冠肺炎的治疗。

张伯礼院士将最开始开的处方称之为 “中药漫灌”“全都给”,颇有赌一把的意味,好在最终用实践证明了中医药的效果,疑似病例转确诊从最开始的90%下降到30%。

根据国家中医药局公开的数据,全国超过90%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使用了中医药,临床疗效观察显示,其总有效率达到90%以上,连花清瘟、金花清感、疏风解毒胶囊(颗粒)等也相继进入国家卫健委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带着国内的骄傲,这些中成药也自然作为抗疫物资随援外医疗队进入国外,3月12号第一批援助意大利的医疗专家组出发,随行物资就包括10万盒连花清瘟胶囊。

浙江省中医院的副院长杨珺超3月18日奔赴意大利,他们也随身带过来的中药颗粒剂,包括预防的中药以及适用于轻型和普通型的中药。

在意大利,她和同事们虽然不会像在国内一样到隔离病区直接救治患者,但工作日程安排得很满,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与当地医生交流,分享经验。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意大利的医生会咨询中医治疗的时间、用药的方案和效果、经验等问题。

 

除了意大利,美国、英国等国家中药订单翻倍地提升,比如伦敦中国城的中药诊所,与抗疫相关的中药订单是过去的10倍以上,这也被视为外国人在此次疫情期间信赖中医药的表现。

流传千年的中医药真的凭借新冠疫情走出国外,被“歪果仁”接受了吗?

中医药一“疫”而红?还要打个问号

无论是欧洲的意大利,还是美国,当地都有大量华人,虽然国外中药店或中医诊所的订单翻倍,众多用户中有当地居民,但更大的可能是多集中在华人圈。

至于要求追加的中成药,连花清瘟生产者以岭药业对外表示,目前连花清瘟产品未在意大利注册获得上市许可,公司也未接到意大利销售订单。虽然近期海外需求量有所增加,但连花清瘟产品出口额占比还很小。

疗效的确切性和安全性都是阻碍中医药应用于国外抗议一线的重要原因。

 

从国内的抗疫经验看来,中医药的效果主要体现在轻型、普通型患者身上,帮助他们缓解症状,防止发展到重型。但是实际上,新冠肺炎本身有一定的自愈倾向,那么在没有严格实验设计的情况下,眼前看到的效果可能只是安慰剂效应。每个国家的医生都有自己的执业要求,对于国外医生而言,必然不敢随意启用中医药。

在无特效药的情况下,国际上存在“同情用药”,即给患者使用可能帮助救命的药物,对此杨珺超表示,医疗有伦理要求,国外也十分重视药物的安全性,中医药想要进入国外的医疗体系,有很多限制,还需要很多程序来论证。

 

对于援外专家团带过来的中药,杨珺超也坦言,目前只应用在符合适应症的华人身上,意大利人还不能用,“因为欧盟对中药的管控是非常严格的,有相关的法律约束。”

一“疫”而红的期待多集中在国外医务人员对中医药的了解,真正的应用仍然慎之又慎。

中医药国际化道阻且长

这些年关于中医药国际化有不少好消息。

2015年,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癌中药康莱特注射液经美国FDA评审通过,正式进入三期临床;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美国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身上的拔火罐印记吸引了关注,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两三年一直在接受中医的拔火罐,有放松肌肉的功效。

但,中医药国际化之路上传来的负面消息更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更大。

 

2019年底,包括张伯礼院士所在的天津中医药大学在内,国内8所中医药大学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除名;2013年8月,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可以引发肾部的基因突变,进而导致肾癌、肝癌也在国外引起极大关注,当年8月,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在官网发布了一项警告,提醒国民中药含有高含量的有害毒素,要谨慎选用没有经过英国官方注册通过的中药。

大疫之中,特效药备受关注。

实际上,在17年前的非典时期,中医药也曾在国外热闹一时,但之后就归于平常,甚至接连出现上文提到的负面消息。疫情中,中医药发挥的作用一定会吸引关注,但这并不会轻易破除中医药国际化这么多年来面临的障碍。

张伯礼院士曾就“为何中药难通过FDA认证”进行分析,他认为这个问题背后有文化背景、医学理论体系、中药多复杂复方的原因。张伯礼院士还强调:“不是通不过,而是在路上。”



扫描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