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北漂单身女青年冬日北京租房记

大龄北漂单身女青年冬日北京租房记

http://www.choushanmi.com 丑山米网 2019年10月24日 08:28 来源:丑山米网

 

作为大龄北漂单身女青年,毕业租房至今已有六个年头,好在一直在和“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研究生同学一起合租,分担房租压力的同时彼此也算有个照应。

2015年因工作,我们从三环外搬到了二环里,房子也从正规一居变成了中介口中的“团结户”:一个门内两家住户两个房本,各有各的房间、厕所、厨房和水电气系统,唯独过道共享,去自家的厨房或者卫生间都要经过。

“团结户”带来的不良体验主要来自于邻居,一个宁可损己不愿利人的邋遢女人。过道共享不代表灯光共享,过道之内两条线路两盏灯,各亮各的。晚上加班回来赶上她开灯做饭,听到我进门后她会立马熄火关灯,不惜撞到柜子上也要飞快进屋,再重重甩上房门,留下黑暗中一脸茫然的我。邻居还有一个尚未离婚的男友,时不时会来过夜,夏天早起会撞见他全身只穿一条内裤出来上厕所,平日里也常常听见他在房间里拿手机录唱自嗨。

如此种种,让我和室友深感再在这逼仄的“团结户”里住下去已经关系到居住尊严的问题,毅然决定换房,寻找一方独立的小净土。地点定位牛街,范围辐射西南二环,预算由现在的3200元自觉提升至6000元,目标正规二居室。

刚好我有个小学同学在北京最大房屋中介就职,已经做到了商圈经理,工作范围就在牛街,于是找他安排了一个中介带我们奔赴漫漫找房路。

接连看了十几套房子的过程略过不提,我们终于看上了牛街一套60平方米左右的顶层复式,二层的卫生间被业主改成次卧,一层有着一个4平方米左右的南向露台,昼可沐浴冬日阳光,夜可俯瞰万家灯火。房子装修老旧但用的都是当年的顶配,次卧虽小但复式结构方便招待朋友又隔离出私人空间,离单位的直线距离也再次拉近了1公里,所以它不是最好的,却似乎是最合适的。思虑一夜之后我们决定租下这个房子,于是第二天我联系中介砍价,按套路挑了房子的诸多不足,自夸了一下我们俩名校毕业、央企工作、稳定收入、干净卫生的优势之后,便一心等待好消息。

过了很久中介才回话,说跟业主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业主死活不同意租给我们两个姑娘,只肯租给一家人。原因是怕我俩不正经,带男人回家过夜。我的那位小学同学也亲自出马,现身说法般介绍了我的个人情况并附赠了人格担保,但也终究没能打动这位铁了心的业主。

比起拒租,“不正经,带男人”的论断无异于让我俩遭受了单身歧视加性别歧视的双重打击。

几天之后,该小区又上了新房源,精装修正规两居室,报价7000元,半年付不议价。前车之鉴下,我让中介先去确认业主对租客是否有特殊要求,并骄傲地告诉她咱也可以提高预算了。结果回复竟依然是,只租给一家人,不考虑合租,麻烦。

事情发展到后来业主拒绝已不再是新鲜事,甚至业主一开门看到中介领着我们两个姑娘就文质彬彬地对中介说:“对不起你们可能没有沟通好,我之前跟你们同事说过我只租给一家人,不考虑合租。”转身要走前,我把自己拉回平静,告诉业主,我和我的室友是同学,研究生毕业后就一直一起租房。如果他有这方面的顾虑,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这些天来,群租屋简易房里蜗居的外来务工人员纷纷选择返乡,同样作为外来务工人员的我,也常常在冬日寒风中骑着“小黄车”跟在中介电动车后面找房,想要再努把力,给自己一个安心留下来的机会,给自己一个不灰溜溜回老家的理由。可是谁能告诉我,在房子到期之前,有没有人愿意给两个大龄单身女青年一个堂堂正正合租的机会呢?(北京 枪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