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公司侵权纠纷不止,“小红唇APP”还能红多久?

相关公司侵权纠纷不止,“小红唇APP”还能红多久?

http://www.choushanmi.com 丑山米网 2020年04月13日 21:13 来源:当代营销网

去年年中,艾瑞咨询发布了《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报告提到,传统电商流量红利殆尽,社交电商借助社交网络实现低成本引流,让整个行业都实现了迅速的发展。而无论什么品牌,为了迎合时势的变迁,都必须要抓住每次潮头上的红利,站到每次时代变革的最前沿,而社交电商平台与直播行业进行结合,掌握以“互联网+产品”模式打造自有品牌的手段,也早已不是一件新鲜的事了。

2015年,直播在国内兴起,并呈现出爆发式的发展,2016年,国内美妆直播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各类平台纷纷开始占领美妆直播市场,在这样的趋势下,“小红唇”也随之面世,该平台以通过原创短视频聚集用户为主,开通美妆直播作为频道的扩展。那么,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平台?上线不到一年就获得1000多万名用户,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拿下C轮数千万美元投资的小红唇,其吸引力在何处?与演员张若昀之间的肖像权纠纷,又是怎么一回事?前员工的评价与现高管的揶揄,是不是反映了一些问题?让5000人赚了一亿元的说法又是从何而来?

公司背景,社交电商

小红唇(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10日,法定代表人吴易劼,创始人兼CEO姜志熹,注册资本300万元,实缴83.5万元,股东有姜志熹(大股东)和吴易劼。子公司有重庆小红唇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珂曼(北京)贸易有限公司、菀青(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现已注销)、天天动人(广东)科技有限公司、天天跟我买(天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子墨志朋科技有限公司等。

据资料介绍,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的姜志熹曾就职于新浪博客、任职过盛大文学副总编,后又担任蓝驰创投投资总监,还是91金融的创始股东兼联合创始人。在2014年,姜志熹选择了自主创业,小红唇从此而来。

据介绍,小红唇是一款定位于15-25岁年轻女性的垂直视频分享APP,同时也是一个社交功能电商平台。作为美妆垂直内容电商的典型,小红唇内容产生机制侧重于UGC模式,以一分钟左右时长的短视频为主要呈现形式。据悉,小红唇业务主要境内运营实体为小红唇(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诗与远方(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4月,小红唇APP正式上线,2016年2月,用户数突破1000万。

华策影视,网红经济

经查,还有一家外国地区企业“小红唇控股有限公司”与之有重大关联,据悉,小红唇控股有限公司(XiaoHongChun INC.)的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公司住所为“Floor4, Willow House, Cricket Square, P.O. Box 2582, Grand CaymanKY1-1103,Cayman Islands”,成立日期是2014年9月19日,公司负责人为姜志熹,公司经营范围为视频电商平台和美妆达人社区“小红唇”的开发和运营。

2016年8月,华策影视发布公告宣布,旗下全资子公司华策影视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拟以总共6384.6万美元的价格获得小红唇开曼已发行在外总股本的35.03%。本次交易后,公司将通过华策国际间接持有小红唇开曼35.03%的股份。

因而,我们也在《华策影视:关于全资子公司向小红唇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当中,看到了“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策影视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与小红唇签署协议,向小红唇借入资金不超过1亿港币。公司董事赵依芳、金骞同时为小红唇董事,因此本次借款事项构成关联交易,借款用途为补充流动运营资金”的字样。

涉诉文章,侵权纠纷

调查还发现,在2018年,演员张若昀曾将小红唇(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为:当年3月,张若昀得知小红唇科技公司在其主办的微信公众号“天天跟我买”上发布了题为《看完张若昀给唐艺昕送过的礼物!终于知道为啥7年还这么甜~》的文章,涉诉文章擅自使用了带有张若昀肖像的照片3张进行商业宣传,具有明显营利目的。小红唇科技公司在未经张若昀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在对外商业宣传过程中使用张若昀的照片,涉嫌侵犯肖像权,故张若昀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小红唇科技公司将张若昀肖像用于商业宣传活动,具有营利目的。而小红唇科技公司未能提供涉诉照片的合法来源,亦未举证证明其使用涉诉照片经过张若昀同意,故小红唇科技公司的行为构成对张若昀肖像权的侵犯,法院因此责令小红唇公司赔偿张若昀经济损失20000元以及公证费1200元,并致歉。本案在二审中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

无独有偶,因肖像权与小红唇公司发生纠纷的原告除了上文提到的“张某某”还有“范某某”。

顺带一提,小红唇的子公司天天动人(广东)科技有限公司还曾因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被厦门律诺法律咨询有限公司诉至法院。据悉,律诺公司发现天天动人公司未经许可、未支付报酬,擅自在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气质女人香”上转载他人作品,而律诺公司依法享有此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认为天天动人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不久后,同样因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厦门律诺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又将小红唇(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后撤诉;其后,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与小红唇(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问题有过纠纷,本案以调解方式告终。

现如今,姜志熹还在九一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担任股东,他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经查,围绕着该公司也有不少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2016年,该公司还曾因违反《广告法》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罚款15万元。

假货风波,恶评如潮

一家购物平台要想在互联网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需要必要的软文推广外,APP用户的真实评价也非常能影响舆论的走向。

在百度贴吧上,就有用户反映小红唇平台存在假货的问题:“……打开后才发现面膜是假的,可是新拼的不能取消,不想花钱买假货就去问客服,说了一大堆之后,客服采取了拖字诀。”并晒出了相关图片。

在小红唇的贴吧上进行投诉与反馈的用户也不止此一例。

在知乎上,也有用户提出了在小红唇上买到假货的观点。

光明网曾就此类型问题发文称,短视频平台本应成为分享生活点滴的平台,如今成为展示交易的假货橱窗。不少短视频平台中展示山寨商品、三无产品等内容,在视频中大肆售卖,不少居然显示在平台的推送页面上。

除了产品问题,关于公司本身,其对员工迟到的惩罚措施也颇为引人诟病:“迟到1分钟扣50,迟到半小时算旷工,扣两天工资。”

(图片来源:看准网)

或许正因如此,在看准网上,不少前员工对小红唇公司明确表示不认可:“不走正道的公司,必然不会有好的前景……要会员费,发展下线,下线付出能得佣金。强制员工购买并且有发展下线的任务,一个月必须拉5个会员,很多人为了完成任务,自掏腰包买会员。app商城里卖的东西很多来路不明。”

并且在这条评论下面,有不少人对此表示赞同。

颇为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该员工的这条评价,似乎有一位疑似该公司高管、昵称为“雅文4号卫星人IH4654”的人出言反驳:“你这个人好极端哦,胡说八道。我感觉你是那谁对吧。你是不是被辞退现在还没找到工作?”

此人甚至还带着揶揄的口吻嘲讽道:“希望你永远找不到工作”。

还有另外一位该公司的前员工表示:“年假无法保证,基本学不到东西,几乎天天加班,节假日不能保证,领导要求太高。”

回复这位员工的同样也是上文提到过的那个语调戏谑、疑似该公司高管的人,“前一阵辞退一些渣渣,难道有你?”、“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哈哈哈。”

梧桐会员,收取佣金

最后,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在小红唇APP上注册会员后会得到哪些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要想在小红唇APP上成为会员,必须先拿到推荐人的手机号,如果没有推荐人,则必须先与客服沟通了解,之后才能成为“梧桐会员”,才能享受到购买产品的优惠与发展他人加入的佣金。

调查发现,小红唇APP上只有梧桐会员一个级别,另外的“梧桐会员金卡”所享受到的权益与之相差无两。据客服介绍,梧桐会员将享受到的权益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会员专享价;

第二,分享赚钱,90%的会员不到一个月就能轻松赚回会员费;

第三,大咖课程;

第四,购物省钱,件件返利,最高返利30%。

在这四项权益之中,最为惹人注目的无疑是分享赚钱,开通会员后,会员们在商品列表和商品详情中就会看到对应的返利显示,上面标注多少,别人通过该会员的分享再下单购买该产品时,这位会员就会拿到多少的返利。当然,推荐他人开通会员也有返利可拿,逻辑都是一样的。购买不同的产品,对应的返利也都各有不同。

后记

有行业专家预测,在未来五年,中国美妆以及大健康领域,处在最大的红利风口。围绕社交电商的生态体系逐渐成型,行业快速发展催生新的创业机会,推动一系列服务商出现。在此背景下,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也更需要规范化与专业化。

至于今后,从最早的美妆短视频内容起家,发展到如今的社交新零售的小红唇会如何发展?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风波,还会不会继续上演?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扫描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