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针戳破1000亿的大秘密!卫生巾到底有多暴利?

一根针戳破1000亿的大秘密!卫生巾到底有多暴利?

http://www.choushanmi.com 当代营销网 2021年06月08日 21:35 来源:当代营销网

原创 莉姐 玛莉财经 昨天

 

神奇的一根针

 

最近,卫生巾又上微博热搜了。

 

6月5日,江西一女子爆料自己购买的七度空间卫生巾内发现针头,约有正常针的三分之一。

 

网传视频显示,该女子撕开卫生巾包装时发现,有针头穿透该卫生巾。该女子称:“如果在我没看到它的情况下,使用了它,可能就扎到肉里了。”该卫生巾的货号为QUC9808,印有“合格”字样。

 

6月6日深夜,七度空间在官博就该事件公开声明。七度空间表示,给消费者们造成困扰,深感抱歉。在收到消费者反馈后,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专门工作小组对该事件加急进行调查,并与消费者取得联系,在进行具体情况的沟通以及内部相关调查。调查清楚后,将第一时间公布调查结果。

 

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莉姐也不好评价谁对谁错。作为一个财经博主,莉姐更倾向于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一下,中国卫生巾产业的发展状况。

 

卫生巾是暴利行业

 

很多人都知道,美国苹果公司的利润率非常高,一家公司的净利润超过三星、小米、Oppo、Vivo的总和。实际上,卫生巾行业的平均毛利率高达45%,高于苹果公司的40%。前文所说的“七度空间”,毛利率最高,居然达到了72.2%。

 

暴利行业都有两大共同点,生产成本低,终端售价高,卫生巾行业也一样。

 

卫生巾的制造成本很低,原材料主要是膜、吸收体(无纺布、高分子树脂、无尘纸、绒毛浆等),占了80%的成本,而且工艺也比较简单。

 

2017年,被称为“卫生巾第一股”的重庆百亚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在冲击IPO时,曾公布旗下“自由点”卫生巾的出厂价,每片0.44元。护舒宝的棉质日用款也低至0.45元/片。

 

大牌卫生巾的终端售价很高,是出厂价的好几倍。市面上的大牌卫生巾,如果以单片价格为标准,可以分为低档卫生巾(低于1元/片)、中档卫生巾(1元~1.5元/片)和高档卫生巾(高于1.5元/片)。

 

一些小众品牌的卫生巾已经突破3元/片,比如上市公司“千金药业”旗下的“千金静雅”。

 

为什么出厂价和终端售价相差这么大?主要是两点:营销费用过高;中间商下手太狠。

 

卫生巾行业普遍销售费用高企,行业平均销售费用占到销售额的约23%。剔除了销售费用、管理和研发费用以及所得税费用之后,恒安国际的公司净利率降到了19%,而景兴健护、尤妮佳的公司净利率仅为8.3%、8.0%。

 

这些卫生巾厂商为了勾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不惜花重金打广告大战。甚至还有人剑走偏锋,居然找罗志祥、汪东城、陈柏霖、林宥嘉等男明星来代言女性卫生巾。

 

除此以外,卫生巾的终端价格,还要经过经销商的层层加价。以百亚股份为例,一片卫生巾出厂价为0.38元/片,每层经销商加价20%~30%,终端售价就达到1.25元/片,为出厂价的3.3倍之多。

 

目前中国处于生理期的女性人口约4.48亿,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女性卫生护理用品市场。2018年,卫生巾在中国市场的年销额870亿元。预计,2021年的市场规模会突破1000亿。

 

商界有一句俗语,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女性经期用品,看似是套着“生活用品”外壳,却走着“奢侈品”的路线。这里的奢侈品,并不是将它们妖魔化,而是于很多女性来说,每月几十元的开销,根本承受不起。

 

有一种贫困叫“月经贫困”

 

虽然早在1888年,美国人就发明了卫生巾。但是中国女性大规模使用卫生巾,要等到一百多年后。

 

1982年,中国从日本引入了第一条卫生巾生产线。但卫生巾实在太贵了,一包卫生巾要卖7毛钱。要知道,当时北京上海的工人的月工资才40元,农村人还在温饱线上挣扎。

 

莉姐听妈妈讲过一个故事。1988年,村里有个叫“小婉”的女孩,收到了她姐姐从上海寄过来的卫生巾。这包卫生巾立马就成了全村女性关注的焦点,大家都很羡慕小婉,因为她们还在使用破布条、卫生纸、作业纸……

 

直到2000年,农村的商店才开始售卖卫生巾,但当时还有很多农村妇女坚持用布条。而后又用了十几年,卫生巾的渗透率才超过99%,覆盖了全中国。

 

虽然已经全面普及,但大牌卫生巾的价格过高。那些处在贫困线边缘的女性,只能退而求其次,批量购买散装卫生巾。

 

是的,你没听错,卫生巾也有散装的。21.9元就能买到100片,平均下来,一片只要两毛钱,价格是大品牌卫生巾的五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

 

在电商平台中搜索“散装卫生巾”,会发现很多商家在卖低价卫生巾,有些店铺月销量达到几千件。线上下单多,线下销量也好。莉姐经常去乡镇调研,发现几乎每个镇都有卖散装卫生巾的商店。

 

在中国每年卖出的1200亿片卫生巾中,来自行业前四大厂家的只有30%,前十大也只有40%,也就是说,60%的市场被小品牌瓜分,出售散装卫生巾的小型厂家不在少数。

 

用不上大牌卫生巾,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4000万女性处于月经贫困之中。

 

在印度,3.35亿成年女性中只有12%能买得起卫生巾,直至2017年,印度88%的女性仍然在使用破布、报纸、草木灰、树叶、枯草、甚至是牛粪来制作“卫生巾”。

 

在非洲,每10个女孩中就有1个因为没有经期卫生用品,或者学校没有安全的厕所而不能上学。在埃塞俄比亚的农村地区,四分之一的女孩在经期甚至只好将自己隔离在森林、沙漠或田野中。

 

即使在发达国家,月经贫困仍然存在。在美国,每5个女孩中就有1个因无法获得经期卫生用品而退学甚至辍学。

 

“月经贫困”从方方面面影响着全球女性的生活。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受影响女性数量已经高达5亿人。

 

这种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用不起卫生巾”本身:“用不起卫生巾”,影响了她们的身体健康和心理状态,让她们错过了接受教育的机会,最终很可能会加剧她们的贫困。

 

善待每一个女孩

 

想要消灭“月经贫困”,需要来自厂商、社会公益组织、政府以及每一个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多方面的力量。

 

比如印度的“姨妈巾之父”阿鲁纳恰拉姆,为了让老婆用上健康的卫生巾,设计并制造出了能生产便宜卫生巾的机器,还让村里的女人学习制作卫生巾。

 

这个举动既解决了当地女性的收入问题,也让她们拥有了健康卫生又能负担得起的经期。

 

他的故事,后来被拍成了电影《印度合伙人》。

 

借此机会,莉姐也希望能够呼吁更多厂商,重视“月经贫困”的问题,研发并生产包装精简、质量过关、价格更亲民的经期用品。

 

莉姐还希望我们的政府更加重视女性的生理健康,实施针对贫困女性的卫生巾补贴政策。在这方面,可以像英国苏格兰学习。2020年11月24日,英国苏格兰议会全票通过《生理用品免费法案》,成为全球首个为所有人免费提供生理用品的地区。

 

一个更好的世界,也许是女性可以不用因为“月经”这样的自然生理现象,而独自面对困难、默默承担风险的世界。

 

就像电影《印度合伙人》中男主角说的那样:

在姨妈巾发明之前,男人一年有12个月,女人却只有10个月。因为每个月的那5天里,她们只能裹着脏布呆坐在家里。

 

而制造一种人人都买得起的卫生巾,不仅卫生安全,更是赋予了女性拥有相同时间的权利。

 

毕竟,每一个女孩都值得被温柔以待,不是吗?



购买富硒好产品 就上快手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