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国外工作 保姆传来噩耗 六个月大的儿子突然死亡!

女子国外工作 保姆传来噩耗 六个月大的儿子突然死亡!

http://www.choushanmi.com 丑山米网 2020年03月23日 21:29 来源:当代营销网

文稿来源于《晚间800·有请律师》

记者:廖要要

原创发布禁止转载

邹惠芳是宜春高安人,2019年6月19日,邹惠芳为男友生下了儿子邹麒麟。但是,几个月之后的2020年1月4号,远在国外务工的邹惠芳却突然接到了儿子死亡的噩耗!

 

向邹惠芳发来消息的,是一个名叫雷艳群的妇女。由于家庭经济困难,2019年11月22日,邹惠芳将刚满五个月的儿子送到了雷艳群的家中托养,之后便出国务工了。

2019年11月22日,邹惠芳和她的男友与雷艳群夫妇签下了一份托养协议书,双方约定:甲方邹惠芳二人以每月3100元的价格将孩子邹麒麟托养给乙方雷艳群夫妇,乙方必须照顾好孩子的一切日常生活,乙方应遵守协议让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协议书的最后,还手写备注小孩生病、摔跤不能保证,小孩还未检查身体!

 

邹女士说,她本以为,儿子在雷艳群的家里过得很好,但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孩子交给对方托养还不到一个半月,她竟然收到了孩子死亡的噩耗!接到噩耗后,邹惠芳连忙让男友赶到了雷艳群的家中,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国内,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儿子的死亡!

邹惠芳说,当时,雷艳群告诉她,1月4号一大早,她起床的时候发现,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雷艳群怀疑,小孩很可能是睡梦中被棉被遮住了口鼻导致的死亡!但是,邹惠芳却觉得,自己的儿子可能是被人谋害了。警方很快便介入了调查,并对邹麒麟进行了死因鉴定,鉴定结论显示:死者邹麒麟系急性呼吸衰竭致死,不排除急性心功能衰竭,感染性休克!基于这份鉴定,警方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邹惠芳认为,就算能够排除雷艳群夫妻蓄意谋杀的可能,但儿子的死,终究与他们脱不了干系!事发后,邹惠芳与男友多次找到对方讨要说法。

 

保姆雷艳群

那么,孩子在托养的人家里死亡!责任到底该如何划分呢?作为保姆的雷艳群夫妇,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呢?熊玉梅律师认为,基于双方之间达成的托养协议,保姆雷艳群具有保障小孩安全、健康的义务,但是最终,却导致了小孩的死亡,保姆雷艳群理当承担违约或者侵权责任,至于责任大小,则要依据实际情况来判定。

缪宏韬律师也认为,保姆需要承担责任,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作为父母的邹惠芳及其男友,也有一定的责任。缪宏韬律师的观点,也得到了熊玉梅律师的认可。但欧阳林律师却不认同,他认为,邹女士把自己的小孩交给保姆抚养,支付抚养费其实也是尽抚养义务的一种方式。她跟保姆之间签的是家政服务合同,并不涉及到监护权的委托。所以邹女士是没有过错的,也不需要承担责任。

 

欧阳林律师建议,搞清楚孩子的死因之后,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侵权诉讼。同时熊玉梅律师建议,邹女士再三强调,她精神受损严重,由于是生命权,她是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邹惠芳表示,她会重鉴尸检报告,先跟对方好好协谈,如果对方不愿意好好协谈,她会走司法途径来维权。



扫描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