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不能再迷茫

温州,不能再迷茫

http://www.choushanmi.com 当代营销网 2020年09月23日 20:10 来源:当代营销网

南风窗长三角研究院研究员 / 彭艳秋

许知远和人类学家项飚走在瓯江边上,说“温州有很诗意的东西,完全被过去40年的经济逻辑给压抑了。”

而现如今,温州引以为傲的体制之外的生命力,在靠着知识、信息、资本精细化运作的今天,有些不太适应。

不是一个过去的故事而已

这恐怕是中国城市里“人设”最鲜明的一座城。事实上,温州远比我们印象中的那个温州要复杂。

温州多山多水,地处浙江最南,依山而建,三面环山,有江有海。少数的山与水是城市景观,数量多了便将城市割裂。据测量数据显示,温州全市陆域面积为11612.94 平方千米,其中市区陆域面积1159.33平方公里。相比之下,杭州全市陆域面积为16853.57平方公里,市区陆域面积为8292.31 平方公里。

温州全市陆域面积是杭州的68.9%,市区陆域面积只有杭州的14%。

没有大面积的可建设土地,山也主要是石头山,自然禀赋实属一般。不算优越的先天条件,使得温州向外生长的力量生猛而张扬。在市场经济体系还处于萌芽阶段的上世纪,时代面前,这股力量为温州打开了一片天地。

瓯江与东瓯大桥,远处的山隐约可见 图/彭艳秋摄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温州农民自建的专业市场与家庭工厂遍地开花。从桥头纽扣市场开始,柳市的低压电器、金乡的徽章、萧江的塑编,开启了温州发达的商品经济。桥头镇街道上纽扣店挨着纽扣店,成为一道奇特的景观。

桥头街道集中经营的纽扣店 图/彭艳秋摄

温州是浙江“一镇一品”的典型案例。永嘉桥头集中经营售卖纽扣、拉链,桥下镇则是“中国教玩具之都”,这里的教玩具占据全国半壁江山。此外还有乐清的螺母、瑞安塘下镇的阀门等,也是这种小商品的样本。

制造业小商品在这个时代显得不够性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附加值低,主要依靠低价和量多打开市场。随着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的不断提高,产业的利润空间被不断碾压,单一的产品结构,在如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容易被一站式采购平台的便捷优势所替代。

永嘉教玩具小镇 “中国教玩具之都” 图/彭艳秋摄

1992年邓小平南巡, 市场经济的暖风吹来。这段时间集中出现了一批颇具知名度的民营企业。定位以休闲服饰为主的大众日常生活方式品牌“森马”创办于1996年,专业制作鞋、服饰的红蜻蜓创始于1995年;一家鞋厂于1998年在永嘉县城开出了国内第一家皮鞋自营专卖店,即奥康鞋业,2002年被评为中国名牌产品,从而改写了温州产业无中国名牌的历史。而奥康、红蜻蜓、报喜鸟几家上市公司均集中在永嘉的一条路上——双塔路。这些实业企业已颇有现代企业的风格,但仍有浓厚的家族色彩。

位于双塔路的红蜻蜓总部 图/彭艳秋摄

同时,广大的温州人开始集体寻往外地开商铺、工厂或承包工程。温州店逐渐扩张成温州街、温州商贸城,温州模式自温州本土向外复制。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温州很多经营者失去外贸订单,使得众多脆弱的企业资金链断裂。2011年起,跑路潮与倒闭潮将温州拖入深渊。

直到两年后,经过挽救措施及休养生息,温州经济渐渐回温。

温州人与温州

2019年8月5日,温州市市长在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温州专场发布会上透露,目前有近70万温州人在世界131个国家和地区发展,有175万温州人在全国各地创业,每9个温州人就有一位经商办企业。全国由温商控股的上市企业超60家,是温州本土上市企业的2倍左右。近250万在外温州人在全国和世界各地创造了6000多亿元的经济总量,相当于一个温州市的年GDP总和。

温州在外经商的人数众多,人们印象中的温州人,其实是指“温商”这个群体。而温州这座城市,则安静地站在温商身后,述说着辉煌和迷茫、困境和希望。

为什么“温州模式”会迷失在现代化进程里?

温州以民营经济为主导,民营资本的生存风险本身就极大。遇上金融危机,非理性和不稳定的缺点便会被放大。

而金融危机之后的这些年,温州的深层矛盾使得温州的发展显露出疲态。深究原因:经济发展中,思维与视野囿于过去的经验,追求工业规模,难以构建高溢价的品牌,城市化进程中又遇到一些或客观或主观的障碍。

不足以乐观

根据《2018年温州蓝皮书》,“创业创新的人才资源严重不足”这个问题,已经连续三年被认为是温州经济发展最突出的瓶颈,外来人才难引进,本地人才难留住。温州近年来,面临着产业亟待转型升级、人才引进困难的考验。

据温州市统计局,2015年末,温州全市常住人口为911.7万,与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0年11月1日零时的常住人口912.2万相比,减少了0.5万。常住人口的变化,也反映了那几年温州经历的震荡。

2019年末温州常住人口为930万,比上年增加5万,有所回升。而杭州在2019年常住人口为980.6万,比上年增长了约33万。温州按照这个速度,成为千万人口城市,需要很长的时间。

具体来看,影响人才流入与温州发展的因素。

房价。温州的GDP在2019年重返全国30强时,全市生产总值6606.1亿元,全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1490元。根据链家的在售房源价格统计得知,截止9月15日,温州的老城区鹿城均价为2.44万/平米,瓯海为1.96万/平米。

GDP已迈入万亿行列的无锡市,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847.00元,两项指标均超过温州,而无锡的核心区域滨湖区均价为1.55万/平米,梁溪区1.63万/平米。作为“新一线城市”的成都,其最贵的两个区域:锦江区均价2.34万/平米、高新区均价2.32万/平米,依然比温州的鹿城区要低。拥有武侯祠的武侯区为1.62万/平米。

从收入-房价的性价比来看,温州的房价对外来人,不算友好。

除此之外,温州的交通也是一个原因。在温州没有自己的车会造成出行困难。温州是软地质,地铁造价成本过高。难以入地,温州转而从天上架轨道交通,即S1线,是“国内首创的第一条市域铁路”。但因为站距较大、未形成交通网络,经过的站点无法满足市民基本的日常出行等原因,单线客流量一般。目前温州市民依然主要依靠公交车和BRT出行。S线系列正在进行中,未来还将完善M线路。交通会影响城市要素的流动速度。方便更多人出行和换乘是重要的,温州市民翘首以盼着交通连成网络后,每条线的价值都能发挥出来。

温州南站的公共交通系统公交1号站台-5号站台+BRT6/7号站台 图/彭艳秋摄

然而,最重要的是产业结构。有了新兴产业和优质企业创造好的工作机会,人才自然会产生消费、定居的愿望,继而形成创造城市经济、升级产业结构的良性循环。2019年温州第三产业占比55.1%,比2010年的44.4%上升10.7个百分点。对比之下,杭州2019年第三产业占比63.9%比2010年的49.3%上升17个百分点。

可以看到,温州这10年在提高第三产业产值上进行了系列探索,但还是有些慢。从客观的条件上看,有限的陆域面积使得温州只能通过“腾笼换鸟”的方式,集约化完成产业的升级转型。

温州是时候从过去的辉煌中超脱出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优化产业结构,循序渐进、长远计划,求得高质量的平稳发展了。

这一方面,温州市政府在进行大刀阔斧的城市变革。2006年10月,温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大拆大整”专项行动动员大会,并以此作为提升中心城区首位度、加快城市转型发展的突破口。

建设需要一个过程,正在建设的项目较多,一些工程可能几年尚未完结。除了鹿城瓯海等一些已较成熟的区域,温州看起来是一个不需要滤镜的娄烨的电影取景地。不破不立,这个过程显示了温州市政府破釜沉舟的决心。

但高成本的拆迁之后,城市的建设似乎朝着“文化馆”、“公园”的方向前进,温州的初衷本为“大建大美”。的确,城市逐渐变得美好和舒适,会吸引人们驻足。

仅仅美,可能是不够的。恐怕温州现在更需要下功夫的,是立足自身比较优势,用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政策吸引优秀企业,将有限的土地资源配置给高附加值的企业,培育新的动能,赋予这座城市以新的生命力。于温州而言,良好的营商环境包括优惠的工业用地价格、优质公路、完善的基础设施条件、针对性的人才政策等等。

近距离观察温州40年的经济学家周德文认为,绿化环境和培育新兴产业并不冲突。城市规划涉及的学问颇多,要在深刻理解城市历史的基础上,结合城市的实际需求,进行科学、合理、长远的打算。

在《温州城市经济新业态培育行动方案(2019-2021年)》中能看到温州有关于产业的野心与期待:聚焦数字经济,打造产业新旧动能转换高地,“重点沿环大罗山科创走廊、浙南科技城等平台布局数字经济新业态载体,争取落地国家北斗卫星产业基地,加快建设互联网大厦、创新创业新天地、数字经济产业创新中心等项目,推进国家大学科技园扩容发展和中国电子温州产业园建设。”

看来,温州需要一些时间。

拆与建,这样的场景在温州很常见 图/彭艳秋摄

后劲

温州是有后劲的。刚发布的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温州占据了11个席位,与杭州萧山区的上榜数相当,但也与四川一个省的数量大致趋近。

2020年8月17日,温州市冠盛汽车零部件集团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成为温州汽配行业首家、全市第23家在A股上市的企业。

据温州市金融办人士介绍,目前温州上市公司累计35家。除了前文提到的几家有名的上市公司,还有意华股份、迦南科技、佩蒂股份、华峰氨纶、伟明环保、金龙机电等。从已上市的温企发展来看,在经营指标、技术研发、人才结构等方面都上了一个层次,形成产业集聚、人才集聚、科研集聚,企业有高质量发展的长远动力。温州目前,拟上市企业有200多家,形成一股后备军力量。

温州具有民营经济的先发优势,温州人骨子里有着那份不服输与敢闯敢拼的精神,在外打拼的温商调动资本的能力也是独一份的——即使存在着诸多棘手的问题,依然相信温州有力量有智慧,能够再次出发。

在周德文看来,改革开放40年以来温州民营经济取得了辉煌成就,最可贵的是温州人敢为天下先的拼搏奋斗与创业精神。新时代赋予了新的的机遇与挑战,新时代民营企业家要学会吃苦耐劳,不怕失败,继承发扬温州精神。时代一直在发展,企业家也要与时俱进,洞察时代浪潮,立足本行,创新创造,让民营企业、民营经济迸发出更强的活力。



扫描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