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发现中国最大苗寨,一个山头挤了1000多户吊脚楼,太美了

贵州发现中国最大苗寨,一个山头挤了1000多户吊脚楼,太美了

http://www.choushanmi.com 当代营销网 2021年01月30日 09:07 来源:当代营销网

这几天在贵州黔东南州的西江千户苗寨过苗年。杀年猪,吃刨汤,高山流水,长桌宴,穿上苗族盛装服饰巡游,就像是一个全民大party。置身其中,你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芦笙的节奏,踩着喜庆的舞步。

雷山是中国历史上苗族五次大迁徙的主要聚集地,被誉为“苗疆圣地”,其中距离雷山县城三十多公里的西江千户苗寨,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号称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地。

苗族同胞喜欢临山而居,与山为伴。西江千户苗寨由羊排、东引、平寨等十余个连片村寨组成,现有1432户,5515人。一眼望去,密密匝匝的吊脚楼依山而建,从河谷到山坡,如枝叶繁盛的蔓藤,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了雷公山巅。这个建筑规模远远超过西部一个小县城了。

寨子里的建筑以木质吊脚楼为主,这种源于上古民居的南方干栏式建筑,大多在三层左右,其中用来纳凉、刺绣的“美人靠”,是其最大特色,也是苗族传统文化最重要的承载者。2005年,西江千户苗寨吊脚楼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西江千户苗寨还有一个重要的建筑就是风雨桥。一条白水河穿寨而过,风雨桥便成了河两岸村民最重要的通道。

清晨,河谷之中的苗寨宁静肃穆,雾气氤氲,袅袅升起的朝阳给整个村落染上了一层朦胧而又神秘的色彩,如一幅如幻如梦的水墨画卷。

只有在夜幕降临的那一刻,你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哪个繁华都市。当家家户户点亮灯光,从高处俯瞰,就像是星星掉落在了村寨上,显得格外浪漫迷人。

正值苗年,村民们聚集在寨子中央的芦笙场里,载歌载舞,庆祝苗历新年。雷山苗年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之一。

苗族自古就以农历十月为岁首,有过苗年的传统习俗。过苗年的具体日期,各地并不一致,但基本上都是在十月上中旬的龙(辰)日这一天。

在我看来,苗年是一种非常注重仪式感的节日。在古街小巷,全是穿着非常华丽的苗族服饰的苗家人。他们吹着芦笙,踩着舞步,热闹非凡。

大家走村串寨,你迎我往,今天在我这个村,明天到你那个寨,喜庆活动一个又一个,芦笙盛会一寨接一寨,前后持续月余。

盛装巡游是苗年节中的一个重要的仪式,有百岁耄耋老人,也有几岁的孩子。如果你细心观察,还会发现不同村寨的服饰风格完全不一样。

这一身可都是货真价实的苗绣和银饰,价格上万,可与街头租来的那种100块钱穿几个小时的苗服不一样。

身着盛装的苗族女孩,四个人的手竟然有四种截然不同的握法。

这是最原始的苗族古装,大多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头上戴着这个形同狼牙棒的银饰,是用来防身的吗?

银饰、苗绣、蜡染……,浩浩荡荡的巡游队伍从眼前走过,就如同一部行走的史诗。在黔东南州,至今仍然保留有200多种苗服,是世界上苗族服饰种类最多、保存最好的区域。

打开手机,照照镜子,我美不美?

头饰太重了,取下来,发现小姐姐头上全是汗。

穿着盛装参加巡游的苗族姑娘们,看这一身华丽丽的,我特意问了一下,每一套价格在一万元以上,有的更是高达十几万元,这是在比重(美)呢?还是在炫富呢?

喜庆热闹而又独具民族风情的苗年,自然也吸引了国内外不少游客慕名而来。瞧这位大姐,连高倍望远镜都用上了。

巡游的大叔也不忘举起手中的摄像机,记录下这喜庆的时刻。

每天在寨子里走街串巷,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随处可见身着苗族服饰、打扮精致的“网红”主播,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网红聚集地。面对这么隆重而盛大的节日,“网红”主播们蜂拥而至,在这里进行现场直播。

这位大姐的直播架势,在整条街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啊。

迎面走来两位正在直播的短裙苗美女,人手两部手机,看来深谙此道已久。短裙苗也叫锦鸡苗族,是苗族上百支系中的一支。

中间这位大姐也在做直播。苗族支系太多了,不知道她们这一身衣着又是哪一个支系?

街头的老人,这一身打扮才是平日里最常见的装束。

中间这俩位姐姐是水族。有点纳闷的是,水族的代表服饰不是百鸟服吗?看她们的服装,只有领口和裙装才有苗绣图案。

千人长桌宴是苗族新年最隆重的礼仪,主客相对,敬酒高歌,场面十分喜庆壮观。

兴致来了,提起小板凳,打着节奏,也要比个高低。

几乎每一个来西江千户苗寨的游客都会来白水河打卡拍照。不过说实话,穿着一身苗族服饰,站在这里以风雨桥作为背景,拍摄照片也确实好看。

古老的风雨桥上,忙着打卡拍照的游客和悠然走过的遛鸟人。

往寨子里面的背街小巷深处走,会发现更多不一样的风景。

一抹绿色爬上了屋顶,让小巷充满了生机。

一户人家正在杀年猪。杀年猪、打糯米粑、祭祖、吃团年饭、喝串寨酒、跳芦笙舞、斗鸟斗牛……,这些都是苗家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习俗。

笼子里鸡是用来吃的?还是用来斗的呢?

街边的苗族老人,脖子上的银饰相对于女性苗服来说,真是少得有点太可怜了。感觉苗族男人把一辈子的爱(积蓄)都花在女人身上了。

在排末村的半山腰发现一个纯手作蜡染坊。主人叫杨丹,是市级蜡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苗族历史上没有文字,那一幅幅世代相传的蜡染图案,就是穿在身上的文化,流淌在手上的记忆。

村头卖菜的老人。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喜欢去那里的菜市场转一转,因为我总觉得那里才是最具烟火气息,也是能了解一个地方性格的去处。

一位挑着草料的村民闯入我的镜头。千百年来,西江苗族同胞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至今仍然保持着纯朴的农耕生活状态。

田园里,两只大鹅大打出手,互相撕咬,不知究意为何?

有人说,西江千户苗寨的商业味儿太浓了



购买富硒好产品 就上快手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