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情思--烩菜

雪乡情思--烩菜

http://www.choushanmi.com 当代营销网 2020年12月19日 18:31 来源:当代营销网

与友相邀饭店“黑土地”,房间“雪乡”。

土地黑,白雪白,说的是我的家乡。能以黑土地命名饭店的人莫非是黑龙江人氏?友证实了我的猜测,主人来自于牡丹江。无论是饭店的名字还是房间的名字,无一不渗透着主人对故乡的无限深情和眷恋。

在洋溢着家乡风情的饭店相聚,大家格外兴奋。牡丹江老坛子酒斟满了杯,家乡菜摆满了桌。杀猪菜,是酸菜、粉条和五花肉片、血肠等烩到一起的。这个名字,不知道什么人怎么想出来的,听起来带着血腥味。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菜在东北叫烩菜。

小时候,东北乡村很多人家都养猪,那猪是绿色野菜喂大的。每到作业完了或者周末,我就和姐姐们挎着小铝筐拎着袋子到草甸子给猪挖野菜,也叫攋菜,比如柳蒿芽、灰菜、刺菜、铁叶子、马食菜、老鸹筋,老牛莝等等,用现在的话来说,都是天然的绿色食品,背到家里剁成寸段,烀熟,搅烂,再掺入玉米面,小猪特别喜欢吃,长的膘肥体壮的,到了年底,就上了肉案子。

听老人们讲,新鲜的猪血盛在盆里,用高粱杆顺着一个方向不停地搅动,直到搅出血筋;血肠里面加入大油或者肥肉,再加上葱花、调味料,这样煮出来即筋道又香浓。当时家里都是十印或者十二印的大铁锅,锅里添满水,放进酸菜丝,加上一块块的五花肉、猪骨头和搅出来的血筋,再放入佐料,等锅开了,把灌好的血肠慢慢的放入,血肠煮到针扎不出血水为正好,煮时间长了老了又不好吃。在煮制血肠、肉块、大骨头、血筋的过程中,个中滋味便自然而然的浸到了酸菜里面,如此煮好的酸菜便是烩菜了。当然,要是喜欢的话,里面还可以放入粉条。五花肉逆丝切薄片,淋上蒜酱;血肠、血筋出锅后也分别切片,薄薄的,嫩嫩的,码到盘中,荷叶一样。三者与烩菜各成一体,看着喜欢,吃着舒服,且百吃不厌。此宴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我倒是觉得此宴也只有家乡才有,就是天上的神仙也没这口福。余下的烩菜盛到大盆里,盖上盖帘,端到外面,东北年底的气温一般都在零下三十度左右,用不了多久就凉下来凝固了。你打开盖帘瞧瞧,只见烩菜的上面一层白色的荤油,凝脂一般。吃的时候,用勺子把菜盛出来,吃多少盛多少,在锅里一热就行了,滋味纯正地道。这样的烩菜,几乎家家都会做,不用进饭店就能坐享美味佳肴。

家乡的烩菜是纯正的,家里养的猪是吃绿色野菜长大的,肉是香的,做出来的菜也是香的;而如今身在异乡,能吃到烩菜已经不错,虽说里面的肉片不是那么香,血肠味也不浓,毕竟有一丝回归的感觉,哪里还想着挑毛病呢?以前常听广告大肆宣传:四月肥四月肥,四月不肥厂家保索赔。如此广告语催出来的饲料,什么猪吃了不长膘呢?但是,也永远找不到绿色猪肉了,绿色猪肉的味道永远也不会有了。

觥筹交错间,烩菜几乎被我消灭干净,别的菜倒是其次了。

此时,我才认真的环视了房间,房间的四壁有几幅壁画,画面积雪深厚,洁白无疵,青松挺拔,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悍然屹立;晴空渺远,一块巨石赫然写着“雪乡”。栅栏门在冬的肃穆中,似乎在等待着风雪夜归人,又好像期盼着远方游子的回归……

也许,我还会来这里。雪乡,一个很温馨的名字;黑土地,时刻带我到千里之外,放飞心情,到我梦寐的地方……

作者:北雪 山东齐河作协会员  

******此文曾发表在2010年10月份的齐河报******

*****2012年秋《晏邑春秋》创刊第一期*****



购买富硒好产品 就上快手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