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冬天

http://www.choushanmi.com 当代营销网 2021年01月18日 13:20 来源:当代营销网

雪开始时并不大,看不到片片雪花,只是细细的,像面粉,似细盐,就是“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的感觉,只是风特别大。

如果没有风,那便是我家乡的雪了。小时候,家乡的雪是这样的情形,雪并不大,但会下一夜,早晨起来,看到的就是银白世界。

家院里有块大青石板,一米见方,放在垒起的砖石上,很平稳。这块青石板是父亲用来练大字的,笔是自制的,记忆中材料是高粱秆子,扎成微型扫帚的样子,一个破盆里装满清水便是他的墨汁。每天空隙的时间,父亲都会站在青石板前,双腿稍张,腰微躬,凝神定气,拿着小扫帚,在青石板上挥舞,结束时,往往会将右手抖一抖,小扫帚停留一会儿,然后如释重负,小扫帚快速抽出,身子挺直。小时候的我,感觉父亲的这个动作帅极了,极其盼望自己也能拿着小扫帚在青石板上写大字,或者像父亲一样,在学校的围墙上写标语画画,让南来北往的人们都能看见。

每到冬天下大雪时,我就会拿着小棍子冲到青石板前,矮小的我不及青石板高,只能用小棍子往前推走积雪,当我费劲全力赶尽青石板上的积雪,两只手几乎就要冻掉了。我会在第一时间报告父亲:你可以去练大字了。有一次,我问父亲:你不怕写字会冻掉手吗?父亲摸摸我的脸,牵着我的手,来到院中,找到一块平坦的地方,拿起刚才赶雪的小棍子,握住我的右手:“我来教你写字吧。”雪地上留下一个大大的好看的“吴”字,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学写字。父亲告诉我:能写出漂亮的字,是要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我似懂非懂地低头默记,所以,一直到现在,不管天多热或多冷,我都会坚持做某一件我认为值得的事情。

冰天雪地的日子,最喜欢待的地方是厨房。淡淡的烟味,浓浓的香气,外面的寒冷更能衬出厨房的暖和。还有一个喜欢待在厨房的秘密就是趁无人时能偷吃到父亲的美味补品。从记事起,就知道一个日子叫冬至:这天,母亲会杀一只老母鸡和老鸭,再早早就准备好一个猪肚,这三样食材放在一个大大的炖肉罐里,放足水,炖一夜。据说这个“鸡鸭肚”是一种神奇的补品,功力无比深厚;而且只能一人吃,如果分吃,它的功力就会大减。这么好的东西自然是家里的顶梁柱——父亲的专利。自从“鸡鸭肚”放进罐子里的那一刻,空气中弥漫的都是奇异的香味。我被这香味折磨得口水直流,想尽一切办法找机会多留在厨房。为了不被发现,每次偷吃的并不多;对于肉类,我只对肉皮感兴趣,瘦肉是咽不下去的,所以,我会先偷吃鸡皮,再偷吃鸭皮。小时候的我自认为很聪明,计划周密,天衣无缝,无人发现我的秘密啊!长大后,才明白原来父母都知道“鸡鸭肚”里的皮被我偷吃了,但从来没人提起,只是以后每次有肉吃时,都会把皮留给我。

天气已经放晴,外面的积雪还很深,耳边传来孩子们快乐的尖叫声,还有家长担心的呼喊声,站在雪地上,我仿佛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小时候。



购买富硒好产品 就上快手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