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斯嘉丽·约翰逊的离婚故事?

《婚姻故事》:斯嘉丽·约翰逊的离婚故事?

http://www.choushanmi.com 丑山米网 2019年10月09日 11:40 来源:优酷

《婚姻故事》斯嘉丽·约翰逊《婚姻故事》斯嘉丽·约翰逊

诺亚·鲍姆巴赫(Noah Baumbach)的风格一直都是轻巧灵动而细腻的。

在美国独立电影里,不乏会讲故事的人,也不乏擅长营造氛围的。鲍姆巴赫的故事不那么出奇制胜,人物也大多不那么讨喜,但他们自然真实的表现能够巧妙地侵蚀在鸡毛碎皮里。《婚姻故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场鲍姆巴赫优点的集中展示。

一个住在纽约的先锋派戏剧导演和他正在洛杉矶拍摄电视剧的演员妻子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选择离婚。他们都尝试把这场分离掌控在友好的范围里,但律师的介入让这种希望难以实现。

《婚姻故事》涉及到婚姻的两个主题:情感与法律。影史上不乏如《克莱默夫妇》(Kramer vs。 Kramer)这样优秀的先例,但鲍姆巴赫完全摆脱了法律和情感的固有模式,让他们变得更加中性也更加复杂。

影片中有三位个性非常鲜明的律师。女主角的代理律师一出场就被设置了许多细节来体现其张扬并且爱炫耀的性格。这个角色被夸张的幽默处理添加了几分魅力。而男主角的律师,既有温和体贴却无法胜诉的老人,也有与女主角律师同样强势并且势均力敌的纽约律师。这些本应该被讨厌的角色却意外地保留了相对中性的对待。

“分手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不愉快的,但离婚比较特别的地方在于,在我们国家,离婚是一个司法程序。无论一开始的意愿多么美好,离婚这一制度一定会让分手的过程变得很困难。”鲍姆巴赫在此前的采访中曾经这样形容影片里的婚姻,“这个制度本身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野兽,而律师并不是坏人,他们只是法律系统的产物,只不过他们理解这个系统。”

从几个律师角色在与当事人的对话中,可以看出鲍姆巴赫对于律师的谅解。一边,男律师在解释“刑事律师要把人最好的地方讲出来,而离婚律师则是要把人最坏的一面讲出来”;另一边,女律师则在控诉父亲在女性生活里的缺失。

于是观众可以慢慢看出,并不是律师把这对原本尚且友好的夫妻关系带进了可笑丑陋的深渊,而是法律系统本身让很多平常的东西变得丑陋。而同时,另一个关于情感的主题也变得愈发鲜明——尚有感情并且企图沟通的夫妻,在一场并不愉快的离婚诉讼之后,依然可以蹲下为对方系鞋带。

鲍姆巴赫从来没有否认这部影片的“私人性”,“我的父母离婚了,这在我之前的影片《鱿鱼和鲸》(The Squid and the Whale,2005)里就描述过。我自己也离婚了,我身边很多朋友也离婚了。

当然我和这个主题是有关系的。于是我开始记录关于离婚的故事,我采访了很多有离婚经历的人,其中也有律师。最让我惊讶的是,所有人都有着同样透彻的痛苦,它会在很多方面改变你的生活和现实。让我感兴趣的,不仅有大家的故事,还有大家的情感,而这种情感的共通性甚至很难描述出来。”

显然,擅长发展人物关系的鲍姆巴赫再一次成功地把这种共通性笼罩在观众的感受里。他首先感染了自己的女主角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她与导演就夫妻争吵的场景讨论了很久,但她都不记得了,她只是在房间里流泪,要了一杯酒,然后开始倾诉她那不成功的婚姻。

于是,我们最终看到了那个夜晚回到家里,在冷淡对话后躲进房间里哭泣的妻子妮可。“这就好像是事先写好的一样,我和诺兰分享了一种共同的经历。”斯嘉丽·约翰逊在采访里这样说道。

毫不夸张地说,《婚姻生活》在情感上就是鲍姆巴赫和约翰逊自己的离婚经历——一种在温柔但失败的关系里共同拥有的回忆。

也因此,影片里对于关系的微妙展现就不显得令人意外了。鲍姆巴赫优秀于其他一些导演的地方在于,他所描绘的情感不仅是细腻真实的,而且也是发展变质的,这种变质里夹杂着细腻的柔情,也夹杂着企图回避的残酷真实。

约翰逊所扮演的妮可和亚当·德赖弗(Adam Driver)所扮演的查理,内心都怀有不舍,但同时也隐藏着不满。这样的不满在尚可忽略的时候是难以察觉的。妮可没有尝试改变甚至点破查理的自我,以至于这种让彼此都难受的自我永远都在积累不满。离婚并不是不满累积到了临界点,而是因为离婚本身让这样的不满显得致命。